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林书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44|回复: 25

[百姓话题] 乡愁记忆之——抢抛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1 17: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乡愁记忆之——抢抛梁
                                                                  作者:原《南风窗》总编 朱学东
     抢抛梁是一个古老的习俗,久已有之。
     旧时造房子,上梁时,统管工程的木匠或泥瓦匠大师傅以馒头瓜果糖粒从梁上向四面上下抛掷,同时口诵上梁文。而工地上亲朋好友及四邻八舍的,都会一哄而上,加入抢馒头瓜果糖粒的人群。热闹非凡。此为抢抛梁。
    宋人王禹偁有《单州成武县行宫上梁文》:“抛梁东,东去金根御六龙,祥云未出参天岳,喜气先生见日峯。”其下还有“抛梁西”、“抛梁南”、“抛梁北”、“抛梁上”、“抛梁下”等语。
   宋人范成大《赠寿老》诗云:“眉菴寿老长随喜,好箇抛梁祝愿文。”
   王禹偁记录的单州成武县(今山东菏泽)上梁习俗,以及范成大诗中提到的抛梁,都与我童年时代故乡的习俗大致相近。
    可见,抢抛梁这一习俗不仅古老,而且范围很广。
    建造房子时,打好地基,待工程至四壁立起,工匠开始架上第一根大梁,称为上梁。上梁意味着房子接近完工,是造房子过程一个最为隆重的环节,犹甚于破土开挖地基。
   中国人的传统,造房子曾是一家人一辈子奋斗的目标。直到我的时代,我的故乡还是普遍这样认知,所以,我的父母省吃俭用,也要给我们造好房子。
    所以,在旧时,造房子到了上梁阶段,就有了极其盛大隆重的庆典,抛梁就是这一盛典的一个环节。
   上梁时,主妇的娘家要准备许多东西,用以抛梁。造房时,娘舅家便要提前开始准备抛梁的物品。造房时,工地上统管的大师傅会和主家一起商量,告诉主家大致进度,而主家通常会去找算命先生或看风水的,敲定具体上梁的日子以及良辰吉时,既与工程进度相合,不至于拖的太久,也合了黄道吉日。日子定下后,主妇便会亲自回娘家,告诉父母或当家的兄弟具体上梁的日子,叫家里人到那一天过来吃喜酒。上梁时,主家最大的任务,就是办喜酒招呼亲朋好友。轮到主妇的娘家忙乎了。即便在生活困苦的年代,那些抛梁的物品也通常很丰盛,哪怕借钱借物也要准备好,那是主妇娘家的脸面,主妇的父母兄弟是一定要给已经嫁出去的姑娘挣这个脸面的。娘家给了嫁出去的姑娘脸面,以后姑娘在婆家才不会受气,腰杆子才硬,才会有地位。这是古老的传统。所以,上梁用的那些东西,那时真的很不错:自己蒸的馒头、糕点、染红的鸡蛋、水果、糖果、寿桃等,这些礼物都准备好后,装在红漆的托盆里,或者蒸笼里,装好,上面盖上一小枝松柏枝,找几个年轻人,一人挑两盆,走村穿埂,送往姑娘的婆家。路上遇上熟人相问,总会告诉人家说:我家某某家造房子,几号上梁了,送东西去。有空过来抢抛梁啊。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在我渐于淡忘的记忆中,犹记得童年时代的抢抛梁,不仅是抢自己家的,到亲戚朋友家抢,还到附近村里去抢。盖房子是故乡农村上一家农民一辈子最大的事,盖好了房子,才有面子,才能给孩子娶媳妇。
   1980年代中期以前的农村,村里的农户大多以纯农业生产为主,起早摸黑不辞辛苦,一年两季,一季稻子一季麦子,油盐酱醋都要花钱买,一年到头往往剩不下几个钱。要说谁能一下子捧出一笔钱来翻屋造新房,那就很不简单了,村民惊讶羡慕的同时会竖起大拇指:“嘿,这家人家真会过日子”。所以,那年月在村里能造起一座瓦房新屋,对当家户主来说绝对是干了一件大事。村民衡量一个人能力大小的依据就是看房子。能造好新屋的,到哪儿都能大着嗓门说话,底气足。所以庆贺新屋落成而举行的仪式就隆重讲究了。
   我家有两老人三孩子,负担很重,我母亲当时在修建站当小工,工作十分的艰苦,但现金工资收入却都能省下,所以母亲咬牙坚持在那儿干,85年小腿还不幸被砸成粉碎性骨折;父亲除了村里的农活,春天放鱼苗卖芹菜,夏天钓黄鳝捉甲鱼,秋冬杀猪捕鱼,兼着倒腾卖菜,贴补家用,其实也算是当年的能人;我的祖父春天卖蔬菜苗,其他时候编织枕腰,一直干到我大学毕业;祖母除了帮着料理地里的活,料理家务活,还搓草绳卖。。。这么辛苦,就为了挣钱养家能盖房子。抢我自家建房时的抛梁,我还年纪很小。
   那一年,具体我记不得了,农忙时,不知怎么火灾,前面的房子房梁烧了,屋顶出了个大窟窿。当时家里还是爷爷当家,堂叔和我们还在一个门里进出,爷爷和父亲商议,就在前面的地基上翻盖了砖瓦房。造房过程的艰辛自不必说了。也是这次造房之后,村里有人风言风语,说我们家能造得起房子,就是因为我父亲当年在河道上管钱时,贪污了48元多钱!当然,这个冤案其实公安早破案了。
   但母亲下了决心,有生之年,一定要在自己手上造座房子,造这房子时当家的毕竟是爷爷。母亲后来跟我说起当时情况,还非常生气,母亲说自己当时下了决心:“我有三个儿子,我一定要给他们造好房子!”后来母亲当家后,全家一起努力,省吃俭用,最终造了如今我们村里最大的楼房。这是后话。爷爷掌家时造房子,造的是平房,砖瓦房。当时造房,还是框架结构。我还记得,当时打好地基,开始砌墙时,搭竖了几根大柱子。当时工地上统管的大师傅,是我的大姑公,我曾祖母的侄女婿,我爷爷大表妹的丈夫。大姑公是观音堂人,是本地有名的泥瓦匠,我认识的几个我们附近的泥瓦匠,都是大姑公的徒弟,跟着他做出来的。
    上梁的时候,家里抛梁的礼物是我舅舅准备的。当时大堂姑出嫁了,都是爷爷和父亲操持的,她嫁到了庙桥北的前新华村,姑父复员后负责大队的榨油厂,那边的经济条件比我们这边好,所以,大姑也准备了许多礼物。
    母亲和大姑、小姑一起帮着奶奶张罗,衬匠,帮忙,料理上梁要准备的东西。至于喜宴,自然请了专门的厨师来张罗。第一次的大厨是我爷爷的亲妹妹小姑婆的亲家公带着人做的,他原来是红旗桥附近社办厂做饭的师傅,也是农村上的大师傅。上梁那天,东西两边的山墙已经砌好,南墙和北墙山头也已经就绪,就等主梁了。
   一大早,屋基上就挤满了人,我家的亲朋好友,村里人,邻村的人。叔叔和隔壁的堂叔等负责炮竹、鞭炮等。大姑公第一个爬上了山头(墙头),然后木匠、泥瓦匠都按部立班了。大姑公一声令下:“上梁啰!”两边山头上的泥瓦匠、木匠等,就用绳子把大木梁拉起来,一边小心翼翼地架在山头上,放契合了,木匠噼里啪啦钉上楔子,然后一个年轻人爬到梁中间,系上一块红布,红布里照例裹着什么东西,我忘了,还有一株万年青,然后退下。
   然后是“进家”仪式,抬着蒸笼什么的,又是面又是米又是米囤的,我有些想不起来了。进家仪式结束后,抛梁开始。大姑公立在山头上,开始念念有词,诵上梁词了。我已经记不得上梁词的内容了,不外是吉言好词,讨口彩。但其中最有名的,我问父亲,父亲还是记得:
    “抛梁抛到东,东方日出满堂红;抛梁抛到西,麒麟送子挂双喜;抛梁抛到南,子孙代代做状元;抛梁抛到北,白米囤囤年年满。”
    一般人家上梁,主掌的都是大木匠,但我家是大姑公,一来整个工程是大姑公负责,二来大姑公也是自己人,在本地声望又佳,所以主持抛梁大典当仁不让了。下面等着抢抛梁的人其实早已急不可耐了,但程序还得完成。
    一声抛梁啰,爆竹鞭炮声震天动地响起,大姑公从徒弟递过的大口袋里,掏出瓜果糖果馒头,念了句什么词,先往正南撒一把(我家房子朝南),地下的大人小孩都哄地冲向抛梁下来的方向,挤作一团;接着又掏一把,口中念着吉言,往东又撒了一把,下面的人又哄地朝东抢去。
    如此这般,几个来回,四周都念完了抛完了,剩下的往下扔就不讲究规矩了,糖果瓜果糕点之类开始向雨点一样往下抛,下面抢抛梁的人再次形成了高潮。没抢到的,就会打趣似地朝着房梁上喊:谁谁谁,往我这儿抛一把啊。上面的师傅们,往往会很给面子似的:“来啦,接好了”,一把过来了。
    我小姑婆家的表叔,是大姑公的徒弟,很高兴地从口袋里掏了一把,扔了下来,后来还挨大姑公批了。抛梁的时候,大姑小姑及邻居帮忙烧火的,都停下手里的活,过来抢抛梁了。有人抢到了沾着泥的馒头,有人抢到了枣子,有人抢到了糕点,当然,更多的人抢到的是糖果。为了抢抛梁,有人手擦破了,有人身上沾了你,都无所谓。这个热闹啊,比结婚生子办喜事热闹多了,因为参与者众。抢完抛梁,大师傅下山头,抢抛梁及其他众人都退出新屋,开始晒梁。而在老屋和邻居家里摆的十来桌酒席,也就开席了。
    大姑公当仁不让坐在首席,我堂爷爷是他姐夫,也只能坐他下首,因为大姑父既是长辈,更是造房的总工程师,房屋能否千秋万代,自然在其手上,居首席,自是当然。酒席开席了,亲戚朋友造房的师傅一概入席,热热闹闹吃起了喜酒。
   当年抢抛梁,我们不仅在本村,一听说附近那个村子谁家几号新房上梁,村里几个小伙伴男男女女会结伴到那个村子去抢抛梁。有时抢的过程中,为了一块糖果,难免跟那个村的小伙伴发生争执,不过也就是横眉冷对一下,毕竟,抢抛梁是喜事,大家都想沾上主人家的喜气。
    故乡习俗,上梁一般在早上或上午。江南雨水多,最怕上梁前一天下过雨,或者早上刚下过雨,主家看过了日子,自然不会更改,吉时一到,上梁仪式开始,那对抢抛梁来说是个挑战,尤其是还穿着棉衣棉鞋的时候。抢抛梁时,双手都是泥就不用说了,身上也有很多泥点,那时穷,没有替换的,就那套棉衣棉鞋,洗了又不易干,所以脏了回家会挨大人责骂的。至于抢到的瓜果糕点,更不用说了,幸好糖果有糖衣包裹着,剥掉糖衣里边是干净的。但都无所谓,抢抛梁的时候,大人小孩都不会在乎。
   后来我渐渐长大,读了些书,看别人家上梁时,已不再像童年似的疯狂,只是安静地站在稍远的地方,看热闹,偶尔有一粒糖落到脚边,才会弯腰去捡。甚至,我家后来造楼房上梁时,我都没在家。
   故乡后来乡镇工业比较发达,除了人家造房有上梁抛梁抢抛梁,工厂盖厂房完工时,据说也会上梁,也有抢抛梁一说。不过,我没能躬逢盛会。我今天想来,那个年代,抢抛梁所以像节日一般,不外乎几个原因。
    一是本身就是热闹事,中国人传统好热闹,哪儿热闹往哪儿凑。
   其二当年物质匮乏,生活困苦,难得有免费的糖果糕点,该是多大的福利啊。生在今天的人是无法想象和理解对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这种行为的。
   更为重要的是,如前所述,上梁造房,那是乡下人的人生大事,仅次于娶妻生子,象征着安居乐业,富贵荣华。能够沾点主家的喜气,也是为自己图个吉利,讨个彩头。一辈子若能自己造座房子,那是立起来的最好证明了。而主家也希望上梁那天,来抢抛梁的人越多越好,这也是一种彩头,门庭若市,意味着今后家业兴旺啊。所以,按如今流行的说法,抢抛梁其实是一种喜庆的分享和传播,还颇具社会意义的。不知道现在故乡抢抛梁还流行不?


     
发表于 2020-7-31 18:3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玉祁农村就是这样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20-7-31 19: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带个头,下次抛梁再继续
     
发表于 2020-7-31 19: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北那边也这样,是早上上梁,然后我们起的很早,过去等糖和馒头,糕之类的。
发表于 2020-8-1 11:42: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团子砸中了会很疼
来自: iPhone客户端
     
发表于 2020-8-1 11: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学东,祖藉江阴,父亲招女婿至前黄。
     
发表于 2020-8-1 11: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文章先赞再看
     
发表于 2020-8-1 12: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放之初,乡下处处造房子,几乎三天两头抢抛梁,家里馒头、团子、松糕、粽子、雪片糕吃不断。
     
发表于 2020-8-1 12: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好文章!
     
发表于 2020-8-1 12:3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学东《江南旧闻录》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20-8-1 13: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记忆,印象中抢抛梁抢的最多就是雪片糕了
     
发表于 2020-8-1 14: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忆中都是小孩子起劲吧,当时记得大人说馒头团子不能捡起来就吃,但我们根本就不管,捡起来拍拍掉泥土,先咬一口再说,现在想想在地上滚个好几米谁还吃的下啊。
     
发表于 2020-8-1 14: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WINYJ 发表于 2020-8-1 14:00
记忆中都是小孩子起劲吧,当时记得大人说馒头团子不能捡起来就吃,但我们根本就不管,捡起来拍拍掉泥土,先 ...

和文章中说的一样,馒头落到雨后的泥地里,照抢不误,我有一次捡个馒头还让前面后退的人踩了下手背,痛的很,场面又乱,抬起头都找不到谁踩的。
     
发表于 2020-8-1 14: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寒 发表于 2020-8-1 13:29
儿时的记忆,印象中抢抛梁抢的最多就是雪片糕了

还有用红纸包着的几分几分的零钱
     
发表于 2020-8-1 14: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次已经探讨过一回了
     
发表于 2020-8-1 15: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十五年前禁止翻建后,这种习俗彻底没了
     
发表于 2020-8-1 15: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伯伯 发表于 2020-8-1 12:01
开放之初,乡下处处造房子,几乎三天两头抢抛梁,家里馒头、团子、松糕、粽子、雪片糕吃不断。

抛梁抛到东感谢毛泽东,抛梁抛到西记住矮团筋
     
发表于 2020-8-1 15: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板,涨一涨。。
     
发表于 2020-8-1 15: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zmw0510 发表于 2020-8-1 15:27
抛梁抛到东感谢毛泽东,抛梁抛到西记住矮团筋

当心老毕的下场,永远感谢让我们农民发家致富的伟人!
     
发表于 2020-8-1 15: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草寇 发表于 2020-8-1 15:14
自从十五年前禁止翻建后,这种习俗彻底没了

还有一些的,有些考究的人家买了联排或独栋的房子或装修完毕或进宅前也这样意思下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邮箱:thmzbbs@126.com|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太湖明珠网 ( 苏ICP备0506277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20-8-9 20:01 , Processed in 0.091896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