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林书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82|回复: 55

[百姓话题] 老无锡来说一下,这两个地方的具体位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3 11: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前的大河池菜场和新乐泉浴室分别在哪里?具体位置。谢谢。
     
发表于 2019-8-13 11:13: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洋桥底下老二百对面,京沪酒店隔壁头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19-8-13 11: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晓得德福弄在惠农桥堍下、早前有爿翻砂厂
发表于 2019-8-13 11: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来否去个,菜场浴室一脚才是吴桥头。以前活动范围小
     
发表于 2019-8-13 11: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河池菜场在大河池,北塘医院后面。周边有周师弄、牛师弄、北塘弄、小泗房弄、积余街、自治路。现在的嘉德花园。
     
发表于 2019-8-13 11: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菜场在北塘医院后面200米左右范围。。
     
发表于 2019-8-13 11:26: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承熙家族 发表于 2019-8-13 11:13
大洋桥底下老二百对面,京沪酒店隔壁头

那个是新乐泉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19-8-13 11: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浴室在原中国饭店对面弄内200米,通汇桥小学分部贴对面。
     
发表于 2019-8-13 11: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乐泉浴室就在现在的通汇桥东面通汇桥路上吧
     
发表于 2019-8-13 11: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河池菜场应该在现在的嘉德花园那边,新乐泉我不清楚了。
     
发表于 2019-8-13 11: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到新乐泉豁浴,KENT健牌一扔,热毛巾会急。
     
发表于 2019-8-13 11: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新乐泉豁浴,KENT健牌一扔,热毛巾会急。
     
发表于 2019-8-13 11: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明真相的群众 发表于 2019-8-13 11:19
从来否去个,菜场浴室一脚才是吴桥头。以前活动范围小

吴桥浴室,在吴桥桥面上。  我青石路新巷铁路宿舍
     
发表于 2019-8-13 11: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地图上找到通汇桥和中国饭店,新乐泉浴室大致在两点连线的中点。
     
发表于 2019-8-13 11: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河池菜场在北塘医院东侧弄堂里进去,北塘医院后面

新乐泉浴室好象在通汇路东段什么位置,离工运路比较近
     
发表于 2019-8-13 11: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埃及记 发表于 2019-8-13 11:29
到新乐泉豁浴,KENT健牌一扔,热毛巾会急。

长健短万
     
发表于 2019-8-13 11: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塘卖菜□蒋森度


  一
  最早知道北塘,是因为爷爷从城里那个叫北塘的地方卖菜回来的空篮里,总会带着诱人的吃食,大饼油条麻团。作为孩子的我总是想:北塘肯定是个好地方。
  稍稍长大后,第一次跟着乡邻去北塘卖菜,像新战士首次出征,有一种神圣感,心里想着:可以帮家里赚钱了!
  真正能到北塘去卖菜,领教了甜酸苦辣,才知道并不好玩,更不简单。
  进城卖菜,对每一家农户是一件隆重之事。隔夜,悄悄做好“功课”,凌晨,村巷上勤快的人家首先亮灯,稍作准备,呼朋邀友,一起上路。肩挑七八十斤的担子,摸黑走小路,小心过铁路,走到丽新布厂,昏黄的路灯还亮着。从家里出来半个多钟头的闷头急走,满脸的汗珠也不在乎。我们一支队伍有三五个人,路上默默无语少生气,但总有人会打破沉默,“我去阿大家连喊带敲门,半天不理我,看来舍不得老婆,装耳聋。”“我睡得像死猪,还做好事?亏你乱嚼要断舌头。”行进中,趣话引出笑声,肩上担子虽重,但大家脚步显得轻松了。一晃眼就到了吴桥头。歇一下,前面就到北塘,大家商量着在北塘地面分头行动。有的在三里桥摆下菜摊,有的摆渡到五里新村去串巷叫卖,还有的到大河池菜场。
  大河池菜场在北塘是有点名气的,那里人气特别旺,去摆摊的人要有点“三脚毛”(无锡话,意思是有本事)。我决定去见见世面,便试着去大河池。天放亮,街灯隐去,乡下卖菜人早已在沿弄靠街,菜摊一字摆开。菜摊从街的这一头伸到另一头,俨然像乡下人为城里人举办的早市蔬菜展销会。
  买卖开始有点忙碌,我旁边的摊位前来了一个有点做派的女人,话少,却善于手眼并用,挑挑拣拣想占小便宜,趁人不注意,她的大拇指轻轻一动,已经掰下了一棵大青菜的几张叶子。正巧摊主是个脾气爆裂的“火冒头”。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那女人手中夺下那棵菜,“不卖,就是不卖给你!”高声朗喊,那个女人受到奚落,好不尴尬,嘴上喋喋不休“……阿乡都是小气鬼。”这下犯了众怒,群而攻之,局面一乱,搅黄生意,有人赶紧出来圆场,“城里人讲道理的多,快点做生意吧!”话音未落,一位衣着朴素的老阿姨看中“火冒头”的菜,她轻手拿菜放到秤盘里,“火冒头”称斤报数算钱,一气呵成,好像是一种才艺表演。老阿姨付钱,微笑,点头,道别前还说礼拜天要带孙子去你们乡下看种菜,“火冒头”连声说欢迎,旁边的人都说乡下人攀上了城里的亲眷。大家都笑起来了,笑声传得很远。
  市面上对路的蔬菜很快卖完,我也同样菜篮底朝天,点数一大把角票。身旁有人卖的两筐老韭菜,将落市,一根未动。这时,菜场“黄牛”出动,出来“扫货”,剩菜半价通吃,转眼卖给大食堂。好像这个菜场是他们开的一样,“黄牛”霸市赚钱,乡下人真的长了见识,有的卖菜人觉得有点亏,但毕竟卖完菜,也是一种能接受的结果。回家路上,太阳高照,卖菜人得到了一种愉快的满足。
  二卖菜的重头戏是生产队集体卖菜。北塘是无锡近百年来的一块金字招牌,米市菜市闻名于世。从吴桥向东经三里桥至莲蓉桥沿河的街道,统称北塘,成为锡城北塘区的商业中心。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国家政策放松,允许可以集体酌情种菜卖菜。有着商业传统的几百个近郊乡村对北塘情有独钟。北塘去卖菜,生产队有出路。脑筋活络的队长心里常盘算,要想富,就种菜。队里种上十亩田早稻,早稻收割后,抢住种麦前一个月的时间差种上青菜,而且十月到十一月,气温最适宜长菜,秋忙将结束,青菜可上市。细账一算,窍门大开,一亩青菜一季能卖300元,种稻麦,一年忙到头,收入也超不出一千元。生产队种菜比种稻麦还来劲,一到卖菜时光,全队男女老少忙起来。一般在下午,起菜、运菜、装船一条龙,每个环节都讲究,每个细节都到位。不能碰伤菜叶、折断菜梗,面上装的几捆要特别出色,好像为出嫁的新娘细致打扮。5吨水泥船,装到菜垛高出船舱,可容纳3000斤。每天一船,3人一组上城卖菜。一经装好船,马上解缆开船,摇出梅泾浜。过了皋桥,推撸左转由西向东进入京杭大运河。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老祖宗开挖大运河,惠泽世代受益,到了我辈,水流依然浩浩荡荡向东去,思绪飞跃,心情豪迈。11月的天气秋高气爽,太阳西斜,晚霞满天,顿时,我们心情格外兴奋,不知哪里来的劲道,摇船用巧力,船提速行进。摇呀摇,可以遥看无锡城了。做顺利的事情,都会来点神气,我们情不自禁哼起山歌来。
  船很快到吴桥,这时已见吴桥堍滩上有外地运输船在砌灶升火做晚饭了。船进吴桥,河中央古朴典雅的黄埠墩像是礼宾司长隆重迎接大运河进城,连我们也在欢迎之列。北塘把大运河拥在怀中,我们的北塘,多么博大!船过三里桥,橹慢摇篙轻点,徐徐靠拢北塘的市场,沿河的石驳岸下面有的船户依次靠岸,大多数货船船头向驳岸泊停,我们运气不错,正好有条船卸货后离开,赶紧挤上去占好位置,河道似车道,好像现今闹市停车难寻车位。船头靠在护住石岸的木桩上,先跳上去一个人带好缆绳,上岸环顾四周,看来今天运道不错,卖菜船不多。我们一船菜,卖相硬气,心里有了底气。
  从下午到傍晚,中途忙于摇船,心里还有一份不安,担心市面好坏。船到码头,才有工夫重新打量自己船上的青菜,能上得了菜贩的法眼吗?齐整的中萁白梗菜,菜根削净,菜梗雪白,有的还略带一点点新鲜的泥屑,堆放在面上的菜在夜晚有点湿润的空气中显得嫩俏新鲜。碧绿的菜叶还迎风飘动,好像亮起许多绿色的小旗,舞着唱着:“来吧,来吧,相约北塘……”。北塘沿河菜市批发的地方有宽敞的凉棚,我们的一船青菜,已经进入在河旁转悠的菜贩的眼光。
  三
  “老朋友,刚到啊。”有人走到了船旁,话音未落,一支香烟递过来。我想,仅见过一次面,哪里什么老朋友?真会套近乎。“昨天是瘟朝,剩下的菜还有呢!所以今天乡下来的船少,你看看!”一听口气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磨刀要杀价。“货卖当市,随行就市,说不定今天还会来很多船菜,你们趁早出手就主动。”这个商贩姓袁,五十岁上下,胖乎乎的圆脸上长着两只小眼睛,看上去长相很阴。我们心里防着,背地里叫他“袁贩子”。袁贩子嘴上尽说市面何等不妙,两只小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们船上的新鲜青菜,我们吃准,他是看我们的菜卖相好,不会轻易放过。闲话表过,终于言归正传:“想卖多少钱一担?”批发商都以100斤为一担计算。“不要远兜远转,直直爽爽每担十元。”我们开价了。“想得出来,菜场上只买八分一斤。”“那是落市价,半送半卖毛估估的,开市一角五分一斤,当我们没有耳朵的。”“八元钱一担,”我们坚持九元五角一担,谈价已经到实战,这时好多商贩围拢过来,探听消息,说好说坏都有,我们早就请人探听市价九元一担也相当可以了,想卖九元五角一担,有点难。于是看着菜少贩多,把握时机,一口价九元三成交。三千斤菜搬上岸,过称。我们吃透袁菜贩怕别人横刀夺爱,菜又惹人喜爱,他以不常有的让步出手买下了我们全部菜。结账时还满脸佯作委屈状。没有多长时间,袁菜贩又变换角色,谈成了下家。轻易赚了100元。真是经商有道。此情此景要拍个北塘菜市的电视剧,可以说不用编剧、导演,真情真戏,肯定出彩。如果叫周立波撞见,又会编出上海清口相声的好段子。
  菜卖完,找到一个熟人,给他一捆菜,帮我们顺便看好船。忙好生意,肚里也空落落了。原来北塘沿河还有一排二层楼的街面房,我们上街进面店吃了大碗面,走出店门,路灯“刷”的一下亮了,街上增加了几分温柔。我们商量连夜开船回去也可以,如果在水泥船头尾两个安全舱的稻柴铺上,挤一晚也未尝不可。再说城里过夜,每人可以领到2角钱的伙食补贴,说定了。街上走走,已是万家灯火,好不热闹。晚上我们趁机白相一下灯光下的街市,好不开心


     
发表于 2019-8-13 12: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两个是不出名的地方。原先不住或亲友不住那附近的一定不会有印记。无锡困难年后服务界浴发业最高所在是无锡浴室和无锡理发厅
     
发表于 2019-8-13 12: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锡浴室统铺浴资每客二角,头铺三角五分?无锡理发厅、刮个光头三角。
     
发表于 2019-8-13 12: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能力百度的可以屏刷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邮箱:thmzbbs@126.com|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太湖明珠网 ( 苏ICP备0506277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12-9 06:01 , Processed in 0.12108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