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学牡丹开 发表于 2021-10-9 08:57:09

故事会:我坐在大盛魁包头分号窑洞里的炕上

我,小名傻臭,是祁县人。祖上是东汉王允一支。到我爷爷辈时已家道中落。我母亲张氏和大盛魁创始人之一张杰是妯娌,于是托人在大盛魁帮我谋了份工作:大盛魁包头分号跑街的。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按计划,三玉川茶号的驼队今天会路过这里,卸下少量砖茶。稍作休整后直接北上恰克图,和总经理段履庄碰头。我坐在窑洞的炕上,边琢磨着号内和乔家复盛公较劲的耍虎盘,边等着驼队。



远处传来了驼队的铃声,紧接着,部分驼队已经出现在我窑洞的视线范围内。我赶紧下炕去迎接。好家伙,大概有300头骆驼,遮天蔽日的过来了。



卸货完毕休整了一会儿后,我问三玉川的伙计,估计多长时间能到恰克图。他心事重重的说,这次不好说啊,听说库伦最近不太平。我也不敢多问,说了些祝福的话后,他们便出发了。



后来听说,这个伙计死在了库伦,这批货,也全没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故事会:我坐在大盛魁包头分号窑洞里的炕上